公司公告

索菱股份7亿资金“神秘流出”背后:涉事两家企业与上市公司有交

来源:http://www.liyaosb.com 责任编辑:918博天堂官网 2019-01-04 21:38

  原标题: 索菱股份7亿资金“神秘流出”背后:涉事两家企业与上市公司有交集 仅仅隔了一个秋天,索菱股份

  原标题: 索菱股份7亿资金“神秘流出”背后:涉事两家企业与上市公司有交集

  2018年10月30日,索菱股份披露的三季报显示,2018年三季度,公司营业收入同比下滑13.0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滑99.47%。此外,索菱股份还预计2018年全年净利润为500万~2500万元,较2017年下滑超80%。

  这一切几乎毫无征兆。在2018年8月9日发布的索菱股份半年报中,公司看起来还是欣欣向荣,2018年上半年公司营收同比增长38.5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长13.05%。

  从高歌猛进到掉头向下,连公司的部分董事都无法接受。对于索菱股份的2018年三季报,其新进董事王刚与雷晶均投出反对票,原因是“因信息资料少,尚不能全面了解问题,本董事无法保证财务报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

  这份“成绩单”同样引起了深交所的注意,对索菱股份预付账款、其他非流动资产期末余额大增等问题进行了问询。对此,公司回应称,主要是支付给3家公司的款项增加所致。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深入调查发现,索菱股份支付给外部3家公司的款项超过7亿元,这3家公司中的两家与索菱股份有诸多交集。那么,这些钱最终都流向了谁的腰包?

  2018年10月30日,索菱股份发布了三季报。三季报显示,其2018年三季度扣非净利润亏损246.86万元,同比下降104.92%。此外,索菱股份还预计2018年全年净利润为500万~2500万元,较2017年下滑超80%。当时,索菱股份共有5位董事参与审议《关于2018年第三季度报告全文及正文的议案》,但只有3票同意,剩下的两票为反对。

  2018年11月7日,索菱股份收到深交所下发的《关于对索菱股份2018年第三季度报告的问询函》。问询函指出,截至三季度末,索菱股份预付账款、其他非流动资产期末余额分别为3.97亿元、3.53亿元,较年初增长461.18%和7601.48%,原因为支付材料采购款和设备采购款增加。深交所要求索菱股份核查并说明其与前述预付款项的交易对手方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或其他关系,并结合公司前三季度业务开展情况、业务模式变化情况、预付款项结算周期,说明支付材料采购款和设备采购款大幅增加的原因及合理性。

  随后,2018年12月8日,索菱股份对上述问题进行了回复。公司解释称,预付账款与其他非流动资产大幅增加的原因,主要系支付给深圳市隆蕊塑胶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隆蕊塑胶)、江海区创辉达电子电器厂(以下简称创辉达电子)、中山市古镇锐科塑料五金电器厂(以下简称锐科塑料)3家公司款项增加。

  公告显示,索菱股份于2018年1月4日与隆蕊塑胶、锐科塑料分别签订了金额为1.5亿元、2.5亿元的《原材料代理采购合同》,采购对象均为显示屏、IC及板卡等。此外,其于2018年1月6日与创辉达电子、锐科塑料分别签订了金额分别为2.4亿元、1.5亿元的《委托代理进口合同》,采购对象为液晶仪表生产线家公司购买的原因,索菱股份则称“对方采购经验丰富,采购关系网广泛。”

  截至2018年9月30日,索菱股份向锐科塑料预付账款2.57亿元,向隆蕊塑胶预付账款1.15亿元;至于其他非流动资产,截至2018年9月30日,索菱股份支付给创辉达电子的款项为2.17亿元,支付给锐科塑料1.31亿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索菱股份对上述3家供应商的预付账款及其他非流动资产均为2018年新增款项。索菱股份表示,“公司大幅增加支付材料采购款和设备采购款主要系公司为扩建液晶仪表生产线而预付的进口设备款及预先采购的重要原材料款。”

  公告显示,隆蕊塑胶成立于2011年11月7日,注册资本50万元;创辉达电子成立于2012年2月15日,注册资本0.8万元,企业性质为个体户;锐科塑料则成立于2011年7月21日,企业性质为个人独资企业。按照索菱股份的说法,未发现上述3家供应商及其股东和高管与公司存在关联关系。

  索菱股份在2018年12月8日的回复函中表示,隆蕊塑胶自2012年起成为公司供应商;公司在2018年以前未通过创辉达电子、锐科塑料购买原材料及设备。

  另外,《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阅,索菱股份招股说明书显示,创辉达电子为索菱股份2013年第五大供应商、2014年第四大供应商;隆蕊塑胶则在2012~2014年为索菱股份的主要委外加工厂商之一。

  一个颇为蹊跷的事情是,索菱股份支付给创辉达电子2.4亿元款项后,后者随后却注销了。

  索菱股份指出,根据国家企业信用公示系统查询,创辉达电子已于2018年10月24日被注销,注销原因为其他原因;公司正在核实上述注销相关情况,并计划通过法律手段追回相关款项。

  工商资料显示,创辉达电子经营场所为江门市高新技术开发区14号地(东宁工业园)9号厂房。创辉达电子所在的江海区,则与“世界灯饰之都”中山古镇隔江相望。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多方调查了解到,在中山古镇,有一家企业名叫中山市创辉达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山创辉达)。

  中山创辉达在“58同城”留下的招聘信息显示:“中山市创辉达电子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车载导航线束、连接器及接插件开发、制造与销售一体的专业厂家。公司前身为江海区创辉达电子电器厂,成立于2012年初。后为了扩大公司规模增加产能,于2016年乔迁于中国灯饰之都中山市古镇镇,成立了中山市创辉达电子有限公司。”该招聘页面还显示:“公司目前主要生产车厂通用、华晨、众泰、新能源车知豆等车载DVD供应商索菱股份的配套线束,以及汽车后市场的各类车载导航连接线,GPS天线,WIFI天线,音视频线等各种配套线月中旬,《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了中山创辉达所在地——中山市古镇镇曹三佳福围工业区同益路7号。一栋淡蓝色外墙的厂房上方,竖立着一块“创辉达电子”的标牌。该厂房隔壁则是一栋挂有“宏臻工业楼”字样的黄色外墙楼房。

  走近宏臻工业楼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其底下标有的“创辉达电子有限公司”部分字样已被树木遮住。事实上,该工业区内并非只有中山创辉达一家企业,还进驻了多家工厂。沿着淡蓝色外墙厂房及宏臻工业楼的中间过道,记者走进了右手边第一家公司。

  由于该公司门外并无明显标牌,记者向一名员工询问此处是否为中山创辉达,该员工给予了肯定回答。该员工告诉记者:“公司主要是做线材。”而当记者提及是否主要做索菱配套的线材时,其表示:“不仅仅做索菱,其他牌子也都有做。”当被问及创辉达在江门的厂是否还在时,该员工向记者表示:“江门那边的工厂已经没有了,都搬过来了。”

  为进一步核实“创辉达电子为中山创辉达前身”的说法,记者又联系上另外一名员工,其向记者证实:“江海区那家创辉达,就是现在宏臻工业园内的中山创辉达。”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中山创辉达成立于2016年10月24日,其两位股东分别为温仕松、邓转带。中山创辉达一位员工告诉记者:“邓转带在灯饰部。”而在索菱股份的招股说明书中,股东萧行杰(实控人肖行亦之弟)配偶之妹也叫“邓转带”。

  此外,天眼查数据显示,温仕松还有另一家公司,名为中山市宏臻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臻电子)。宏臻电子成立于2010年10月18日,也于2016年2月24日将经营场所变更至中山市古镇镇曹三佳福围工业区同益路7号第3层,目前已处于注销状态。而在索菱股份的招股说明书中,股东萧行杰(实控人肖行亦之弟)配偶之弟曾持有宏臻电子50%的股权,已于2011年12月21日转让。

  当《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向附近便利店工作人员询问宏臻电子的具体办公地址时,其告诉记者:“宏臻电子就是中山创辉达。”记者注意到,宏臻电子2016年年报的联系电线年年报的联系电话相同,双方也曾使用同一部固定电话。

  至于另一家供应商锐科塑料,其注册地为中山市古镇镇曹三工业大道中33号。《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实地走访后发现,锐科塑料实际上并不在曹三工业大道中路,其注册地与宏臻工业楼仅一河之隔。

  ●隆蕊与深圳索菱联系电线年起已与索菱股份业务往来的供应商,隆蕊塑胶的地位自然不言而喻。索菱股份的招股说明书显示,隆蕊塑胶为索菱股份主要委外加工厂商。索菱股份2012~2014年向隆蕊塑胶支付的当期委外费用额分别为1511.83万元、1694.67万元、1233.83万元,分别占当期委外费用的52.21%、69.35%、70.71%。

  工商资料显示,隆蕊塑胶的注册地址为深圳市宝安区观澜街道茜坑社区茜坑老村工业区厂房3号。由于该地址并未具体到什么工业区,记者耗费多时,仍未能在茜坑老村找到隆蕊塑胶。

  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索菱股份上市前也曾在茜坑老村办公。其招股说明书显示,索菱股份此前的注册地址为深圳市宝安区观澜街道茜坑社区冠彰厂房第6、7栋。而冠彰厂房就在茜坑老村茜坑南路3~5号。

  天眼查数据显示,隆蕊塑胶2016年、2017 年 年 报 的 联 系 电 线,该电话同深圳市索菱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索菱)在工商资料中留下的电话一模一样。《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深圳索菱的法定代表人正是索菱股份实控人肖行亦。

  电话一样、邮箱也一样。记者注意到,隆蕊塑胶和深圳索菱在工商资料中均留下了后缀为126的相同邮箱地址。

  此外,隆蕊塑胶股东为饶祖刚和冯燃。天眼查数据显示,同名为“饶祖刚”的人士此前曾担任惠州市鸿海达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惠州鸿海达)的法定代表人。

  惠州鸿海达成立于2015年12月8日。其2015年、2016年年报显示,“饶祖刚”、黎兆虹认缴出资额分别为80万元、20万元,实缴出资额为0元。2017年年报则显示,“饶祖刚”是惠州鸿海达的唯一股东。2018年11月25日,惠州鸿海达股东再次发生变更,冯禄英替代“饶祖刚”成为新的法定代表人。

  记者注意到,长春市索菱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春索菱)也有一名为“黎兆虹”的股东。长春索菱为索菱股份控股子公司,索菱股份持有其51%的股份,“黎兆虹”则持有长春索菱10%的股份。长春索菱法定代表人为肖行亦。

  事实上,索菱股份除了向隆蕊塑胶预付采购款外,还直接帮助后者融资。也正因为如此,上市公司陷入资金链危机中,并由此引发诉讼。

  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显示,2017年7月,索菱股份全资子公司九江妙士酷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江妙士酷)向中安百联借款7500万元,期限为12个月,利率为8%,由索菱股份提供不可撤销的连带责任保证。对此,深交所要求说明九江妙士酷向中安百联借款原因、借款用途、未及时归还借款原因、工业和信息化部下达2011年稀有金属指令性生产计划索菱股份为九江妙士酷提供担保是否履行了相应的审批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

  对于九江妙士酷向中安百联借款的原因,索菱股份回复称:“目前经济形势下企业融资困难,隆蕊塑胶、九江星原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江星原)为缓解公司资金困难向公司实际控制人求助,公司实际控制人为上述公司以九江妙士酷名义向中安百联借款提供融资通道。”

  索菱股份表示,上述借款主要用于隆蕊塑胶、九江星原资金周转,后因九江星原和隆蕊塑胶资金困难,无法及时偿还相关借款。此外,经查询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记录,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未就九江妙士酷向中安百联借款及公司为九江妙士酷提供担保作出过任何决议,也未作出过相关的公告披露。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九江星原成立于2017年5月25日,注册资本100万元,注册地址为江西省九江市德安县陆路物流港3栋17号,与九江妙士酷相距不远。其注销日期为2018年11月29日。天眼查数据显示,九江星原2017年年报联系电线年年报联系电话相同。

  针对上述索菱股份供应商的情况,2018年12月26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向索菱股份公开邮箱及董秘个人邮箱发送了采访函。2018年12月27日中午,记者致电索菱股份证券事务代表,其表示已收到采访函,但是未有具体的回复时间。截至发稿,记者尚未收到回复。